藏品研究

胶片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17-04-24  来源: 中国化工博物馆

在今天我们遗弃了胶片,沉浸在方便、准确的数码记录时代时,不应该忘记曾经的影像记录媒介——胶片,因为它实实在在给我们留下过一个时代的美好记忆。

胶片留给我们的美好

看电影是我们小时候最精彩的文化活动,无论在工厂、农村还是部队大院,吃完晚饭拿上凳子、椅子、板凳到村里的麦场上、工厂的家属区、部队的操场上看一场电影已成为那个年代人们的共同记忆。

当我们在原化工部第一胶片厂(也称保定电影胶片厂,现在中国乐凯集团的前身)进行化工文物普查时,热情而珍惜文物保护的乐凯人不但给我们提供了种种方便,还把一盒具有重要革新意义的油融性彩*********洗印正片捐赠给了我们中国化工博物馆作为永久珍藏。油融性电影胶片之前,主要使用水融性胶片,但由于质量上有一定的问题,保定胶片厂开始了研制油融性胶片并取得成功,1986年以后,油融性电影胶片整个取代了水融性胶片市场。

给人美好记忆的还有改革开放后,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照相机从神圣的殿堂进入了寻常百姓家,胶卷也成为神秘而又为人所钟爱消费品。喜欢摄影的人们至今难以忘记,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照相胶卷市场上,以外包装颜色为标志的黄(柯达)、绿(富士)、红(乐凯)三分天下的情景。乐凯能同世界知名品牌同台竞争,被称为民族品牌的骄傲。而以乐凯胶卷为代表的感光材料成功研发生产,也使中国成为了继美国、德国、日本之后世界上第四个拥有彩色感光材料核心技术的国家。

然而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电影胶片与胶卷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以至于这两样东西正在成为记录一个时代的藏品和文物。

曾经的胶片工业

1826年的一天,法国发明家约瑟夫·尼埃普斯留下了世界上第一张永久性照片。他在玻璃板上铺了一层沥青,在阳光照射后凝固。然后将玻璃板放在暗箱中,曝光8小时后,用熏衣草油洗去未曝光的软的沥青,玻璃板上留下黑的固体部分。后来又经过无数人的探索,特别是人们对化学的认识和发展,以至出现了氯化银、硝酸银等具有感光性能的感光材料等,以及醋酸纤维片基等一系列化学科技成果的面世,胶片工业开始发展起来,照相摄影在一些发达国家也开始普及。

我国在解放前的胶片工业是一片空白,只有能生产少量照相干板、黑白相纸等产品的小作坊。解放后,为适应新中国各项事业蒸蒸日上、气象万新的宣传需求,鼓舞和鼓动人们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积极性,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中央政府决定建设中国自己的电影胶片厂,并将其纳入了我国第一个五年发展计划。当年的一五计划书化学工业部分和电影事业部分中,都提到了“新建一个年产胶片6500万公尺的电影胶片厂”。

1956年初电影胶片厂筹备处在北京建立,最早是由文化部电影事业管理局管辖,之后考虑到所生产胶片不仅供应电影部门,而且将供应卫生、出版、民用照相等,同时制造胶片所需要的100多种原材料基本上都属于化工原料,改由化工部领导。在我国“一五”期间的156项重点建设项目中,有14项是化工部项目,除吉林、兰州、太原3个化工群的11个项目外,还有就是保定胶片厂和位于石家庄的华北制药厂的2个项目。

在此之前,我国使用的电影胶片主要从国外进口,新中国成立后,胶片禁运,当时的东北电影制片厂就把旧胶片的药膜洗掉,在此片基上再涂一层或两三层乳剂,这样做出来的再生胶片质量很差,特别是涂边不匀,也没有裁剪的余地,影响着新中国的宣传事业。

1958年7月1日,在经过积极筹备和多方努力下,电影胶片厂在保定正式动工兴建,当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科院院长郭沫若专门为胶片厂的动工题词:“电影是艺术的机械化,它的教育功能很大,能自行制造胶片,犹如能制造火箭。”由此可以看出,当时胶片生产在国内所显示的地位是很高的。保定胶片厂的兴建正是大跃进时期,来自全国各地参加“大会战”的人们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投入到胶片厂的建设中。

1959年 7月1日,第一批黑白电影正片试制生产出来,当年生产42.7万米。就在热气腾腾大干快上时,苏联专家撤走,胶片厂的科技人员和广大职工凭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难,不仅完成了企业的后期建设,而且自主研发出了黑白和彩*********胶片、黑白胶卷、相纸及特种感光材料等一大批填补国内空白的产品,实现了我国感光材料从到有,从弱到强的突破。到1986年底,生产的感光材料已达62个品种。其中电影胶片18种,航摄胶片16种,科技胶片13种,照相胶片15种,基本实现了品种规格系列化。不但满足了国内电影制片厂对胶片的需求,产品还向国外出口。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因时因地分别使用过友好牌、太行山牌、幸福牌,以及别具时代特色的“代代红牌”商标等。

自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电视对电影的冲击,电影胶片的市场开始萎缩。为顺应市场,保定胶片厂开始从电影胶片向民用胶卷、相纸领域的转型。转型中,保定胶片厂也根据自己新的驰名商标更名为乐凯集团。

从保定胶片厂到乐凯集团,企业一直在技术发展中创新前行,先后创造了中国感光工业史上100多个“第一”,填补了我国一个又一个“空白”,为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特别是“乐凯”两个字更是深入到了人们心中。

又使老树开新花

在进入新的世纪后,由于数码技术的飞速发展,胶卷又不可抗拒地和人们渐行渐远。在新的挑战面前,乐凯人全力推动产品和产业结构调整,利用多年积累的“微粒、成膜、涂层”三大核心技术,实现了印刷材料和图像信息材料的数字化转型,从传统感光材料制造商转型成为了数字印刷材料、高端膜材料、图像信息材料领域的研发、制造、服务的现代化企业集团。虽然电影胶片、照相胶卷离我们远去,新的产品又依偎在我们身旁。如高铁热敏火车票,其背面的黑色涂层光敏技术就来自乐凯;如我们熟知的电视机,其显示屏用的多种薄膜均出自该企业;如医用影像胶片自助打印取代之前的胶片等等都是和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

如今的乐凯集团已经形成了图像信息材料、印刷影像材料、高性能膜材料三大业务板块齐头并进、科学发展的新格局。但我们不会也不应忘记曾经的胶片时代。


图为1987年化工部第一胶片厂用油融性电影胶片试洗印的反映改革开放时冲破思想观念的电影《珍珍的发屋》洗印片。


图为1958年7月1日,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为保定胶片厂开工兴建拍摄新闻纪录片。


乐凯胶卷的质量在南极站经受了检验。


图为保定胶片厂1960年正式注册使用的“友好”牌商标设计稿。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1/14 09:00:28